红足一1世电脑版 红足一1世电脑版 红足一1世电脑版

十年磨一剑,我国首部“无保障法”立法的起止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常委会委员名额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

我国未成年人保护立法由全国人大发起并通过至今已有10年。1980年12月,我从北京玻璃总厂调到团中央组织工作,见证并参与了这部法律的起草和颁布的全过程。

法治国家建设不断推进,未成年人专业化立法的有益尝试

自1899年伊利诺伊州颁布《少年法庭法》以来,少年立法已成为现代立法的潮流和世界潮流,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制定了专门的少年法。

从新中国成立到1980年代,我国关于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预防犯罪的规定分散在不同的法律或政策法规中,但没有专门的未成年人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青少年立法成为我国法制建设不断推进的必然。

由于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极大地影响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当时的刑事犯罪特别是未成年人犯罪相当严重。据统计,1950年代我国未成年人犯罪仅占全社会刑事犯罪的20%,到1970年代末已占到80%。未成年人犯罪已成为危害社会稳定和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突出问题,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

1979年,中央转发了中宣部、教育部、文化部、教育部等8个单位的《关于要求全党注意解决未成年人犯罪问题的报告》。公安部、国家劳动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这是新时代少年工作特别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纲领性文件。自此,我国青少年立法工作被提上议事日程。

1980年3月,在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的指导和支持下,团中央在北京召开青年保护法座谈会,由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主持。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常委会委员名额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

1987年8月宋德福、刘延东关于《第一部国家未成年人保护条例在上海诞生》的批示(复印件)

来自有关部门的60多名负责同志、专家学者参加了座谈会,就加强青少年教育和解决未成年人犯罪问题的措施进行了探讨,并对制定未成年人保护法提出了建议。这是我国第一次讨论青年立法,标志着我国青年立法工作的启动。

会后,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和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共青团中央牵头成立了未成年人保护法起草小组。起草小组深入研究,广泛征求意见,对证据进行了积极研究讨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经过重新审议和修改,最终形成了八章四十二条的《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讨论稿)。

经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研究,定名为《未成年人保护法》(征求意见稿)。1980年12月,《未成年人保护法》(讨论稿)在共青团省、自治区、直辖市委书记会议上印发,讨论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并进一步修改,但由于种种原因,这项未成年人保护专项法律草案未能进入我国立法程序。

此后,团中央一直在呼吁重新启动青年立法。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延东,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源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会,几乎每年都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委员会提出提案或议案,要求紧急制定有关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

其他共青团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代表和委员多次在提案或议案中呼吁制定未成年人保护法。

全国妇联、教育部等关心青少年成长的部门和社会各界人士,也在以各种方式积极推动青少年立法进程。

1988年,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等22人提交了《建议国务院法制局研究制定七届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儿童青少年保护法》得到有关方面的高度评价。

常委会委员名额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_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常委会委员名额_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

1989年4月,习仲勋副主席等领导同志与全国人大内政司法委员会少年特别工作组部分成员合影

中央20号文件印发,青年立法工作重启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青少年精神面貌和品德主流向好,但1985年以来,青少年犯罪率逐渐上升。严重性的趋势。

中央认为,要提醒全党重视这个问题,进一步加强青年思想教育工作。1985年10月,中央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少年教育,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和犯罪的通知》,即中央20号文件。

20号文提出了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思想教育的10条措施。其中,明确提出“要加快制定保护青少年的相关法律,切实保障青少年的合法权益”。

中央20号文件在青年专项立法工作中发挥了承前启后的作用,为青年立法工作注入了新的动力。未成年人保护法立法工作再次被推到重要位置。

此后,在共青团的推动下,地方青年立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1987年,我国第一部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地方性特别规定《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开始实施。

此后,湖南、福建、北京等地的未成年人立法工作也陆续展开,未成年人保护的地方性法规也陆续出台。地方少年立法的实践有力地推动了全国少年立法进程。

后来得知,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宋德福在办公室看文件时,被《第一部全国青少年保护条例在上海诞生》一文所吸引。上海市共青团市委主办的《青年团情况》。道:我们强调青年团要代表和维护青年人的权益,但这种维权意识由于缺乏法律依据,难以加强和形成自觉行动。我们做青年工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满足青年的需求。今天这个地方就在我们面前。他举起笔在文章上批示道:“我们谈了好几年了,而现在看来,当相关部门失败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们应该自己动手!组织几个同志负责起草。”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刘延东和其他几位书记处书记回答说:“这件事已经和几位书记讨论过了,决定研究室在主要重点,并选派有关同志成立起草组,成立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等相关部门,同时也可以参考1980年的草案并整合近几年的成果,争取早日写出来。”

1987年夏天的一天,当我在办公室忙于手头的工作时,负责实验室的秘书刘延东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她的办公室。

到了刘延东的办公室,她示意我坐下,拿出内部简报说:“秘书处决定指派你做青年立法工作,怎么样?” 我去吉林省讲师团任教,很快就回到了北京。看了简报和秘书的指示,我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不久,我被秘书处任命为《少年保护法》起草筹备组组长。筹备组成员包括共青团中央研究室黄新华、卓松生,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张晨、刘伟。接受任务后,我带领筹备组的同志开始了调研工作。

两个月后,他向共青团中央书记处提交了《关于推进制定或请示的报告》,提出“制定全国性《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时机基本成熟”,共青团中央要“抓住机遇,做好这件事”。

很快,1987年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处第十五次会议专门起草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会上,秘书处决定成立青少年保护法起草领导小组和青少年保护法起草小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执行书记、全国青联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延东担任领导小组组长,我和另外两位书记担任领导小组成员。我还担任青年保护法起草小组组长。

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_常委会委员名额_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89年4月,习洁瑛(右)接受习仲勋副主席颁发的全国人大内政司法委员会少年特别组成员的聘书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常委会委员名额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

秘书处提出“增加人员,加强领导,加快起草”,要求起草组同志“尽快联系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为起草《保护条例》奠定立法基础。法,并招募法制同志参加起草工作。在1980年初稿和地方性法规的基础上,尽快起草初稿。

事实上,共青团中央在起草《青年保护法》时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共青团是群众性组织,不能主动立法。

我感到肩上的重量。我和黄新华专程看望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杨靖宇,向他汇报了起草《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设想,得到肯定由他。杨靖宇的肯定,对我们是莫大的鼓励。

11月,按照秘书处要求,在研究论证的基础上,向市人民政府提交了《未成年人保护条例发展情况报告》(代表稿)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立法构想》。党中央到共青团中央。秘书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对此进行了专题研究。

会议原则同意起草组起草的《报告》,建议从必要性和紧迫性的角度进一步充实立法理由;《未成年人保护条例》逐步制定实施。

秘书处要求起草小组尽快对其进行修订。经领导小组审查签字后,以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名义上报党中央,并报中央政法委、全国适时召开人大会议。

12月,经书记处修订通过的《关于制定少年法的建议的报告》上报党中央,同时抄送中央政法委。报告称:“制定全国未成年人法的条件基本具备,时机成熟,建议再次制定未成年人专项法。” 《报告》列出了国家少年立法的理由和依据。程序。

这是一个重要的花絮。共青团中央的报告同时抄送中央政法委,但抄报的过程是走捷径。我们起草组刘伟同志与中央政法委领导有关,延东同志委托他直接向中南海汇报。

报告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顾林芳提交给彭真、彭冲、陈丕贤、乔石等领导同志,得到他们的一致同意。因此,中央政法委率先表示支持中共中央牵头起草青少年保护法。

几天后,团中央得到了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中央办公厅的批复。局、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等有关部门参与配合。这标志着全国青年立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全国青年立法再次被提上了工作日程。

团中央立即成立了以刘延东为首的青年立法领导小组。成员包括李源潮、李克强和我。与此同时,团中央青年立法办公室成立。我也是办公室主任黄新华、卓松生团中央研究室干部张晨团中央宣传部干部魏素娟大法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干部王宁参加了立法院工作。

根据中央办公厅、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批准精神,共青团中央采取牵头组织召开未成年人立法联席会议、未成年人立法咨询组、未成年人立法咨询组,正式启动《未成年人保护法》。(草稿)”。

未成年人立法工作联席会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政协法律工作委员会、国务院法制办、国家教委、公安部、司法部、民政部、文化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团中央等13个单位。后来又增加了6个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包括新闻出版署、广电部、

联席会议由团中央不定期召开,讨论研究青年立法的重大问题,就起草过程中的具体问题作出决定;协调青少年立法宣传、调研等各方面工作,并会商有关部门承担具体工作;为起草工作提供相关信息和资料。

联席会议成立后,团中央聘请首都及部分省、市、自治区专家学者近30人,组成青年立法工作咨询小组。青年立法咨询组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雷洁琼、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顾问张友玉、第六届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顾问陶锡进、胡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克石,中国法学会会长王忠芳。中央咨询委员会委员智,全国委员会委员王定国、薛明

未成年人立法工作联席会议、未成年人立法咨询组和咨询组为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最终颁布,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几乎在共青团中央立法行动的同时,国家教委也在调查起草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

1988年8月,团中央、国家教委整合立法资源,成立全国青年立法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

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内政司法委员会委员刘延东为全国青年党组长立法工作领导小组。负责人、高教协会秘书长郝伟谦和我是领导小组成员。我兼任办公室主任,国家教委办公厅法制处副处长李连宁,团中央研究室干部黄新华任教委副主任。全国青年立法工作办公室。办公室位于北京市前门东大街10号楼中央写字楼。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_常委会委员名额

除共青团中央、国家教委外,公安部、司法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全国人大内务和司法委员会、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中国政法大学、中央教育学院等单位派人参加起草《未成年人保护法》。

经过广泛研究和征求意见,1989年2月,完成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稿(征求意见稿)的修改工作。

征求意见稿共分9章55条,包括总则、人身保护、文化保护、若干未成年人特殊保护、违法未成年人特殊保护、其他规定、未成年人保护机构、行政处理及诉讼及补充规定。.

国家教委副主任刘延东、副主任刘斌分别代表中央、国家教委签署《关于积极组织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并附上征求意见稿及其说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团委、教委、教育厅(局)组织讨论。

在此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接受共青团中央的建议,于1989年4月成立了青年专门小组。成立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出席会议并为专题组成员颁发证书。

刘延东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内政司法委员会少年特别组组长。成员包括北京市人大代表,文化、教育、卫生、公安、执法、共青团、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全国青年工作者代表' 委员会及相关专家学者共23人。曾任团中央研究室副主任、全国青年立法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办公室主任。从习仲勋副主席手中接过宏通通证书,我深感荣幸和责任。

这个青年专门小组虽然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议事机构,但它是我国第一个在国家最高权力机构中处理青年事务的机构。

1989年12月,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送审稿)由共青团中央、国家教委签署,提交国务院。这是不断征求意见和修改的第十一稿。至此,《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起草工作已经顺利完成。

未成年人保护法起草过程中,先后在湖南、上海等地多次召开未成年人立法工作座谈会。《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送审稿)报国务院后,全国青联和中国法学会于1990年11月在北京联合召开全国青年立法研讨会,宣传《未成年人保护法》。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尽快出来。

全国青联主席刘延东在会上发表了贺词——《共创美好明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汉斌出席会议。闭幕式上,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副主席、全国青年立法工作领导小组成员李克强就《努力推动我国青年立法工作迈上新台阶”。报告对会议给予充分肯定,并对推动青年立法和落实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_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常委会委员名额

1989年12月,习洁瑛(左二)陪同刘延东同志到珠海考察

审议通过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

《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送审稿)报国务院后,我们一直在焦急地关注着审批的进展。这段时间似乎很长。

国务院法制事务局负责审查各部门报送国务院的法律草案。先后召开了3次相关单位、专家学者参加的研究论证会。

记得第一次论证会是在1990年6月,国务院法制局邀请20位专家学者在北京讨论《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与现行或即将出台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的重复或不一致问题。法律法规”。会前一晚,我接到北大法学教授康树华的电话,说收到了法制局的邀请函,问我收到没。

康教授说,邀请函附有一句话——“制定一部57条的法律,其中38条与其他现行法律重叠,制定这样的法律有什么意义?” 好像有负面的意思。他很着急,希望团中央出面做这项工作。

我心里也捶了捶鼓,但还是对康教授说:“颁布一项涉及3.4亿未成年人的特别法,有争议、不同声音是正常的,大家可以在会上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放下电话,我立即向延东同志报告。她让我和国务院法制局沟通。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_常委会委员名额

次日,我与黄新华、康树华一行拜会了国务院法制局研究室主任张春生,阐述了我们的看法。感觉演讲的效果不错。

座谈会上,康树华首先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的制定以及其他现行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是不可避免的;其次,这种重复充分体现了制定未成年人保护特别法的必要性。指出应总结分散在各项相关法律法规中的相关法律规定,吸取实施过程中的经验教训,使专门法的制定更加完善。

应邀出席会议的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与未成年人犯罪研究所所长郭翔在致辞中指出,《未成年人保护法》是一部综合性法律,涵盖广泛的领域。内容有一些重复,但不是整体。

而且,从法律的等级和效力来看,《未成年人保护法》是等级和效力更高的国家法律,不能因为重复一些等级较低的法规甚至部门规章而影响法律。制定。至于与一些尚未颁布但正在制定的法律法规的重叠,这是立法技术处理的问题。

自1980年以来,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起草已经走过了10个年头。现在这个草案已经比较成熟,建议国务院法制局审议通过,不要搁置。

康树华和郭翔的观点得到了大多数专家学者的认可。他们也提出了一些好的建议。会议经过认真讨论,一致认为制定《未成年人保护法》意义重大,应尽快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法(草案)”,力争尽快进入立法程序,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研讨会副主任舒海表示同意。

常委会委员名额_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

1988年在团中央北戴河训练基地为全国团干部讲学

此后,国务院法制局多次召开讨论会,对《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进行了3次修订。1990年11月,在全国青联和中国法学会联合主办全国青年立法研讨会时,国务院法制局还派专人到会,印发了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向代表们听取意见。.

1991年1月,全国人大内务和司法委员会专门听取共青团中央、国家教委、国务院法制局关于起草、论证和修改的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5月21日,共青团中央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年内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 . 共青团中央作出不懈努力,尽快将《未成年人保护法》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5月31日,《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终于在国务院第84次常务会议上亮相。团中央第一书记宋德福在中央和全国委员会代表团就《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作了发言。与会代表就《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进行了热烈讨论,原则通过了《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

草案共分七章五十一条,包括总则、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法律责任和附则。

1991年6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鹏代表国务院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请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未成年人在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共青团中央、国家教委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

本草案已经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现提交审议。当天,央视“新闻联播”播出了这一消息。我非常激动。经过十年的努力和十年的期待,《未成年人保护法》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6月21日至29日,国务委员、国家教委主任李铁英受国务院委托,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解释道。

作为会议的提案之一,《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已经与会成员、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成员、全国人大代表初步审议。 ,各省、市、自治区人大常委会负责同志。

会议一致认为,为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使未成年人在道德、智力、智力等方面全面发展,有必要制定本法。和体质。同时,与会人员还对《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提出了一些具体的修改意见。

常委会委员名额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_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8月16日,在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和司法委员会召开第三十五次会议,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并提出修改意见。8月21日,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向全国人大常委会送达《审议意见报告》。

8月2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的审议结果。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意见,有关人员对《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进行了进一步修改。

1991年9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我国第一部男女皆宜的未成年人特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杨尚昆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50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由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1991年9月4日起,现予公布,自1992年1月1日起施行。

十年磨一剑!我国终于有了自己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少年立法是社会各界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和为青年立法不懈努力的同志们一样兴奋。《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是我国第一部旨在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维护其合法权益的专门法律。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

它填补了我国立法工作的一大空白,是我国法制建设史上的一次重大创新,具有重大意义。它的颁布实施,标志着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进入法治化轨道,党和国家多项保护未成年人的政策措施长期具有法律效力。可以协调社会各方面在青年工作中的关系,有效提高青年工作水平。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_常委会委员名额_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

1989年在同盟中央组织

与时俱进,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

《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颁布实施有力促进了未成年人保护事业的发展,营造了全社会关心、关爱未成年人的良好氛围。但是,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未成年人保护法必须不断适应新形势的需要。

2006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并于 2007 年 6 月 1 日生效。

《未成年人保护法》修改进一步明确了未成年人的权利和保护未成年人的原则,突出了政府作为执法主体的地位,全面丰富了未成年人保护的四大保护内容。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意义重大。

2012年,根据形势发展需要,《未成年人保护法》再次进行了修订。

从2012年到现在已经8年了,经过多年的实践,一些新的突出问题出现了。需要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保护相关法律制度,将成熟实践提升为法律。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再次提出建议,将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提交审议。

2019年10月2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提交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修改草案。修改稿在现行法律基本框架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完善,增加了很多内容:一是规定了对未成年人最有利的原则,发现未成年人强制举报制度。被侵犯。二是在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的基础上,增加网络保护和政府保护两章。对各方普遍关心的网络社会新形势、新问题作出规定;第四,

针对校园欺凌现象,修订稿还增加了许多具体措施。例如,规定学校应建立学生欺凌防治制度;学校应当及时制止和处理学生的欺凌行为,并通知被欺凌和实施欺凌行为的未成年学生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学校应当配合有关部门根据欺凌行为的性质和欺凌行为的严重程度,依法进行教育、纠正或者处罚;及时对相关未成年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和教育指导。

我们期待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早日出台。

中央十三届常委会委员_常委会委员名额_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87年,共青团中央立法办公室委员(右起:奚洁莹、张晨、卓松生、黄新华)

(叙述者为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原中国青年研究中心党组书记、主任。李静采访整理)

【本文发表于《中国儿童》杂志第9期】